燕小七

未来可期

蓝色海洋(g900)

文笔差,ooc预警,基于我个人的兴趣,如果有错可指出会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人会爱上一台机器。

你会爱你的手机或者是冰箱么?答案当然是不。

盖文也是这么想的,何况他讨厌仿生人,那些无情的混蛋不过是一堆塑料制品,他们只是被创造出来服务人类的,根本不该拥有更多的权利。

正因如此,此时此刻,他才不愿意给眼前的新搭档好脸色看。那台仿生人正僵直的站在他面前,对他喋喋不休案件的进展。

RK900,新的型号,更加出色,更加冷漠,也更加值钱,它们通常用于战争,在战场上挥洒蓝血,而这台900-87原型机则是专门调到警局试用的,并屈尊成了盖文的搭档。但可惜的是,盖文才不在乎那些,他只觉得RK900是个蠢货,他命令它给自己倒咖啡,而这塑料男孩和它温柔的前辈不同,它在自己离开后拿着咖啡追了上来,扯住人类的手臂,强硬的想塞进盖文手里,他本想给它一个下马威,现在却被900气笑了。

“你自己留着他吧塑料脑袋。”

他猛的推搡了仿生人一下,导致那杯热咖啡大半泼在了900身上,对方神色如常,只是稍稍歪了歪脑袋,似乎在思考盖文的行动,头上的LED灯圈闪着黄光。

“任务中断…”

它不明白人类的敌意来源,和旧型号不同的是,rk900型的核心代码是服从,同时为了避免异常,它们的社交组件也被阉割过,毕竟仿生军人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好。

盖文转身离去,丢下新搭档孤零零站在原地,它仍举着半空的咖啡杯,在头脑里扫描人类的状态。

RK900并不受警局欢迎,和800的类人程度相比,900更像台精密仪器。它的格斗能力出色,分析速度也有了加倍提升,可它在人际处理上单纯的像个孩子。没人会主动招惹900,他们只是让它成为了一个昂贵的摆设。

下午,盖文他们的任务有了进展。来自现场的照片无一不显示着案件的残酷,这是新兴的贩毒集团。他一页页翻过去,看到了仿生人的残骸,红冰,还有部分属于人类的血迹。警局追查这批人已经有一阵了,这些人利用倒卖仿生人发家,他们不仅偷取不同型号的仿生人将他们改造成性爱型出售,最近更是利用仿生人的机体来藏匿毒品。被他们贩卖的型号有许多,大多都是家政型,甚至有少部分是被淘汰的军用机型。

面对着照片上RK900的残肢,盖文感到一阵恶心。他瞟了一眼坐在对面的87,对方正用那双浅蓝的玻璃眼珠扫描着他,面容平静冷漠。

“李德警官,你的瞳孔放大,心率加快,我是否可以推测你的心情紧张。”

“闭嘴。”

盖文只是想象到了一些糟糕的画面,关于RK900和它们可悲的命运。量产的仿生军人不怕死亡,不惧危险,所以恐怕在被拆卸时也能用那平静的声音分析自身的身体数据。那是多么恐怖的场景,盖文自认为他厌恶仿生人,但想到那些人的所作所为他又觉得人类才是恶的产物。

他的那台塑料宠物依然乖乖的坐着,额角闪着蓝色的光,它目不斜视,即使面对同伴的惨状也依然保持了相当漠然的态度。

你怎么能指望一台咖啡机有感情呢?

盖文起身打算去现场,仿生人也站了起来,像条听话的警犬跟在他身后。

“呆在这,别让我说第二次。”

“可你是我的搭档,李德警官,你需要我…”

“我不需要!他们有没有告诉过你要服从,还是你想被人操烂再切个七八十块?”

RK900的光圈闪了一下,它握住了盖文的手臂,力气大的惊人。

“李德警官,我是否可以判断你在担心。但没必要,我比他们更强,我搭载了最先进的分析仪器和生物组件,我可以帮助你。”

盖文眯起了眼睛,他想要知道在这仿生人的塑料外壳下是否产生了人性的端倪,可RK900直直凝视他的,那透亮的冰蓝眼睛又让他打消了念头。

“操你的,这可不是我的打算。”

900歪了歪头,这动作让他看起来有点像康纳。

“你是否在表达与我做爱的意愿?”

盖文无奈的捂住了眼睛。

(后续在评论emmm,随便看看不爽请不要骂我)

野心家(路人x贾方)

lof好严格,所以我就不说啥了

mob贾方,不辣,文笔也不好,第nnn次重发

幼儿园学步车

点击就送诱人灯神并不

评价是我开车的动力提前谢谢各位

这里

周而复始【白灰abo】

非典型abo,有怀孕提及仅一句,莫名被墙了,重发,文笔差预警

https://m.weibo.cn/6016260689/4380646178457016

智障脑洞停不下来怎么破,hhh😂
乐高使我快乐(顺便我真的很想看超蝙虐心视频,各位太太拜托了)

【不义超蝙】伤疤

(如有ooc,错都在我,我爱他们两个)


“蝙蝠侠已经死了,被他心心念念的民众杀死了。我能毁得了韦恩,自然也毁得了蝙蝠侠。”

卡尔望向屏幕,那上面是无数个俯瞰众生的眼睛投来的影像。

自从卡尔的统治开始后,人类已经很久没有机会说出他们内心的话了。但仍然有不安分的成员在其中流窜,如今他们没了起义军做后盾,只敢四处散播些反对超人的低语。

而这些流言总是和蝙蝠侠脱不开。

人们不知晓真相,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
所以有些超人的反对者会说。

“看呐,我们谁都不能相信,即使是蝙蝠侠,他甚至做了超人的婊子,我早说他靠不住的。”

他们在交头接耳,在废弃工厂里散发印刷拙劣的标语。

“那些超能者没有好人,他们的拯救都是谎言,是为了奴役我们,只有人类自己才能拯救自己。”

“你说布鲁斯韦恩?那个人类的叛徒,或许他曾经负隅顽抗过,但现在他跪倒在超人的威慑下,奉上了人类,说到底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做,他不过是个该死的花花公子。”

“你们不该这样说,他斗争了,他失败了,但他仍是人类的英雄。”

卡尔听着这一切,看着这一切,神情冷冽。

现在他真真正正是个神了。

片刻之后,他降临在工厂上空,看着他的手下将这些人投入监狱。

人间之神高高漂浮着,他身后鲜红的披风飘动,如血般刺目,遮去整片阳光。


卡尔艾尔决定再次召开一个发布会。

这次就是彻底表明态度的时候。

上次他对全世界宣布蝙蝠侠投诚,所有人都被震惊了,支持他的人欢呼雀跃,而反对者则更加愤懑,这样的混乱持续了很久,他却因为忙着教育卡拉而忽视了这些。

如今反对者的声音又悄悄蔓延开来,他不会再宽容他们了。


首先他得去见蝙蝠侠,混乱的始作俑者。那个人正在为他构建的世界工作着,一刻也无法懈怠。

“布鲁斯。”厚重的靴子踩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,男人没有回答他,甚至在他靠近后也没有任何反应,直到他摁着对方的肩膀,强迫布鲁斯转过身来。

“别忙着这些,我知道你听得见。”

超人拢着他,姿态暧昧,一只手熟练的伸到背后去揉捏对方挺翘的屁股,另一只手则在操作台上摁了几个键。

“监视器关了,布鲁斯,不用害羞,到你表现的时候了。”

布鲁斯面无表情的跪了下去,开始回应神的要求,温暖的口腔为他拙劣的技术加了点分,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毕竟布莱尼亚克的程序里可没有kj这个设定。

他乖顺的含着卡尔的东西,鸦黑的睫毛垂下,从上面的角度看他瞧着还有几分哥谭宝贝的影子。

卡尔不满足于这些,他把韦恩推到操作台上,任凭对方的后背被压出红痕。蝙蝠的大腿下流的缠着他的腰,他很顺利的借着上次的润滑侵入了人类的身体,这副饱经折磨的躯体谈不上多完美,但卡尔却迷恋至极。

卡尔知道此时此刻蝙蝠一定在发怒,可惜他的意识被锁死在布莱尼亚克的科技之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做出违背本心的事情。他尚可感受到痛苦和欢愉,却不能把他们传达出来。

像是囚笼里的困兽,只能绝望而无声的嘶吼。卡尔不愿承认,其实他越来越享受这个。

事实是,在他改造蝙蝠侠的那天,他就已经不在乎布鲁斯韦恩了。

或者更早,在他从那场不可能的梦中醒来的时候,他们之间懵懂的情愫就彻底断了。那时候卡尔想,在布鲁斯的心里,他甚至比不上小丑。

布鲁斯永远不会为他破戒,那么他也不配拥有自己的留情。


布鲁斯低喘着,他已经适应了这些日子的占有,也再不会像第一次那样血流不止,现在他成了为超人量身定做的奴仆。

卡尔低下头去吻他,扯着他湿漉漉的短发,手指深陷进他的肌肤。这本来是惩罚,是羞辱,不过今天卡尔温柔多了,也许是想到即将召开的发布会,他没有用往日那些恶劣的小把戏,只在释放了精华后就放过了布鲁斯。

人类的蓝眼中溢出生理性的泪水,腰部叠着层层指痕,他的锁骨上方还残存着一个小小的伤疤,那是曾经象征着希望的s标志。


结束时,超人近乎温柔的吻了吻布鲁斯的嘴角,他抵着对方的头,对着那双冷冽的眼睛说着。

“你还记得那天么?你输给我的那天。我给了你最后一次机会,让你站在我身边。亲爱的布鲁斯,你说你很抱歉,你没能拯救我,现在你该明白了,需要拯救的可怜人是你自己。”

蝙蝠侠没法回应,也许他一生都无法回应了。


卡尔揉了揉他的发顶,布鲁斯的头发不像他的性格那样强硬,它是柔软的,纵容所有抚摸。

“其实你该感到骄傲的,我曾经爱过你。那时候我还没想好要定下来,有婚姻,有一个孩子,有完美的家。那时候我还只是克拉克,笨拙的,天真的,利用自己的小天赋救救人,而你呢布鲁斯,你只是个人类,但已经守护城市多年,你意志坚定,从不懈怠,我很佩服你。可是我也知道你不会爱我,你一直藏着你的秘密,氪石堡垒和绝杀计划,你不信任我们。”他的目光看起来委屈极了,这位外星人暂时展现了他克拉克的一面,但这软弱稍纵即逝。

“后来我放弃了,露易丝很好,我想我们会很幸福。当我知道我要成为父亲的时候,我觉得我终于能放下你了,我有了自己的生活。可是很快小丑来了,他笑着毁掉了我的一切。你却只是站在那里,指责我杀人。”

布鲁斯听着这番话,他漂亮的眼珠只是眨动了一下,即使他有千万句话想说,他也无从开口。

“事实是你爱小丑的把戏,你享受那个,所以你宁愿背叛我,也不肯杀死他。既然如此,我又何尝不能享受你的痛苦呢。而且和软弱的你不同,我的统治让世界更安全,再也没有孩子会在小巷里失去他的父母。”氪星人在那道s上反复的描摹着,丑陋的疮疤一遍遍被撕裂,流出粘腻的鲜红。

“我的耐心耗尽了。”


几万英尺远的高空下,人类像蚂蚁般涌动,他们焦急的等待着卡尔艾尔的指示,好决定他们接下来的命运。

布莱尼亚克一战后,人类越发恐惧,他们看到了太多强大的力量,更加感到自身的渺小。更何况最近超人已经抓捕了不少反对者,他们说是被投进监狱,最后却都在人世蒸发了。大家开始谨言慎行,生怕被超人的电幕抓到把柄。

过了不知多久,发布会的主角之一终于到场了。蝙蝠侠迈着稳定的步伐走到了台上,他微微躬身,摆出迎接的姿态。超人降临了。

他是从天上缓缓降下的,新制服令他看起来更像一台机器,和他的蝙蝠侠很相配。

卡尔落到台上,所有的士兵都跪下了。

超人没有叫他们起来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扯掉了蝙蝠侠的面具,让那副属于布鲁斯韦恩的漂亮的面孔显露出来。

韦恩身上有诡异的紫色光芒,他顺服的立着,卡尔把他揽到自己旁边。


台下的众人仰头去看,他们两人并肩而立,身姿仍如当年般伟岸,可惜他们已不再是人人崇敬的救世者了。

“你们的这位人类的英雄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脆弱,他归顺于我。至于你们,顽固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。如果有人仍然违背这世界的和平,我将不得不把他们视作叛徒,人类的叛徒。”

会场静的可怕,只有相机的闪光灯啪啪作响,他们敬业的举着长枪短炮记录超人的话语,现在媒体也已经沦为了统治者的喉舌。

“布鲁斯,告诉他们,这是不是你想要的?一个安全,稳定的新世界。”

“是的,卡尔,我很高兴,哥谭焕然一新,你是上天给予人类的恩赐。”

说完他主动侧过脸,亲吻了超人的脸颊。


“接下来我还有一件事要说,我将在本月内与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结婚。希望你们知道,我对人类永远心怀爱意,这才是我们做出一切的初衷。”

他们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亲吻,全球的屏幕都同时播放着这一场景。

他们看上去真的仿佛一对恩爱情侣,但镜头拍不到的地方,布鲁斯的眼神麻木,而卡尔的眼神充满了冰冷的笑意。


超人拥抱着蝙蝠,贴在他耳边低语。

“我只给你一次机会,真正的最后一次,布鲁斯,就在我们的新婚之夜。”

蝙蝠侠眨了眨眼睛。

接着卡尔命令他脱掉了上衣,在全世界面前,一件件的剥落所有属于蝙蝠的外壳,拾出一个完整的布鲁斯韦恩。

在他的身上横亘着巨大的伤疤,那是热视线的杰作,它们组成了卡尔艾尔的名字,缠绕着布鲁斯,仿若沉重的枷锁。


那天以后,在街头的每一张小报上,在路人的每一句耳语里,蝙蝠侠和超人都被绑定了。他们传诉着那个属于人间之神的记号,记录着那个丑陋的伤疤。


而卡尔艾尔永远不会知道了,布鲁斯韦恩其实也曾刻过他的名字,他刻在心上。



又开始玩沙雕小剧场啦,再次被可爱暴击,这次是关于阿福的礼物和小甜饼

乐高太好玩了,忍不住发一下,超蝙的大战真相(并不)
酥皮杯面好可爱(。>∀<。)

陨落

这篇文中间有点肉,但因为lof烦人的发布机制,所以全走了外链。。

本文灵感来源是《Kryptonite》这首歌

文笔不好,新入坑不久如有ooc,请指出,以后会注意

https://m.weibo.cn/6232452875/4370483078719536

正在写一篇不义的文,但还是先补了这篇算是甜文吧

爱情魔法(中)

“嗨。”夜神月杵在门口举着朵不知从哪弄来的玫瑰。

……这人有什么毛病?

L嘴里还含着半个草莓,他只不过是在办公室偷吃蛋糕而已。被学生抓了个正着不说吧,还被对方诡异的调戏了。

“抱歉,我不恋童。”

月毫不气馁的丢掉了玫瑰,他直冲冲闯进来,把L吓得往后直躲。

“Lawliet先生,我也没兴趣恋爱,但是我中了魔咒,如果你不帮我解开它,恐怕我现在就会吻你。”月一脸正经的说着惊爆的话,“到时候被巫师们传言恋童的人可不是我,毕竟所有人都知道,是Lawliet教授主动邀请我来他的办公室。”

L的蛋糕叉掉到了地上,他对这一切全无防备,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六年级学生摆了一道。


我讨厌被人算计。

L想着,但他只是捡起了叉子,对夜神月说着。

“希望你能保密,作为补偿,草莓给你。”

夜神嫌恶的看了一眼草莓,他不喜欢甜点,他热衷于保证自己的体型,毕竟斯莱特林的风云人物不该有多余的赘肉。

“只要你解开这该死的魔法,我保证我不会说出去。”

“好吧,魔咒我会解开的,不过。”L停顿了一下,“草莓还是归我了。”

看得出来,相较于被污蔑的危机来说,失去草莓更令他在意。


“…随便你。”月坐在沙发上,开始观摩起L的那些奇怪收藏品,当然,大部分都是麻瓜的东西,夜神月在曾作为麻瓜的年纪里也见过不少,不过他倒是不大明白,L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拼图和玩具,这根本不像他的风格。

“那些是梅洛和尼亚的。”仿佛听到了他的疑问,L贴心的解答道,“他们常来这里看看。”

月不在乎梅洛或尼亚是谁,他只是为L也拥有人际交往而惊奇,L看起来相当像个离群索居的古怪先生。


“这魔法你打算怎么解它?”月把话题引回了正路。

“你应该知道,只有一种魔药会造成这种状况。”

“我知道,是迷情剂。”

“那你也该知道,羊胃中的结石可以解一切毒,所以…”

“不,别想。”月抑制住反胃感,坚定的摇了摇头,“一定有其他方法。”

“这是唯一的方法了,夜神先生。”L狡黠一笑,“为了你日后的幸福,小小的牺牲是必要的。”

“你在耍我。”

“向梅林发誓我没在骗你,毕竟我可没有你这样的‘深谋远虑’。”听着对方明显的讽刺语气,月不得不败下阵来。

“你赢了,Lawliet教授。拜托你帮我解开魔咒,看在我们曾经的一面之缘上。”夜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番话,他在厌恶这人和迷恋这人的感情里摇摆不定,他讨厌失控的感觉,而现在的每分每秒他都在失控。

“好吧,不服输的月君。你可以回去了,等解药制好了我会送到你那里。”L下了逐客令,他已经手脚麻利的混合起了药水。

夜神月用自己的全部意志力迈出了这间房子,尽管他全身的细胞都感受着来自L的吸引力,但他不希望自己受影响太重,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干。


迷情剂的解药对L来说并不难,他只是忍不住想逗弄下那个小子,想看看视他人爱恋如草芥的夜神同学陷入恋爱的样子,那听起来有趣极了。

所以他在夜神月离开后就停下了动作,继续专心的吃他的蛋糕们。


夜神月气势汹汹的去找弥海砂了,这回他是真的生气了,能做出这种没头没脑事情的人,除了海砂别无可能。

偏偏那姑娘还不怕死的又黏了上来。

“月君!你是来找我的嘛?”

弥海砂的朋友们悄悄躲在一旁,看着他俩的交流,她们都在海砂的叙述中把他们当成了一对。

夜神月烦躁的推开了女孩,他在冲动下放弃了维持风度,愤怒的指责着。

“我不喜欢你Misa,做女朋友更是不可能的事,我有喜欢的人了麻烦你不要缠着我。”

海砂的眼里一下子涌出了泪水,她可以接受月不爱她,但是月爱别人?这是多么难过的事。

“可是圣诞舞会马上就要来了,我还想找月做舞伴的。”

“我相信想做你舞伴的人很多,而且我已经有舞伴了。”

“胡说的。”Misa拽着他的袖子,不依不饶的念叨着,“可是Misa只想要月一个人。”

夜神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也许是为了阻止海砂的纠缠,总之他就这么说了出来。

“Misa,你听清楚,我会和Lawliet教授去舞会,他是我男朋友。”

说完他转头就走,完全不在意自己话里透露的信息是多么惊人。


那天弥海砂失恋了,同时间夜神月和教授恋爱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。所有人都想找出他们俩的共同点,或者他们的那些爱情小秘密,然而没人能成功。


大家都没想到的是,那一年的圣诞舞会,这对不被看好的情侣会因为一支舞而大放光彩。


不幸的是,那时候的月君还不知道这一点。


(这篇文。。。写的好痛苦,除了正剧向和肉以外,别的都不想写啊,写不出来,我还是开个pwp文自己爽一下算了。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