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小七

准备考试,偶尔掉落更新
没有色彩的人
空空如也的套子

遇狐【菊耀菊无差,狐妖菊,人类耀】

“先生听说九曲寺的传说吗?”
“九曲寺?”
“大家都说九曲寺有狐妖呢!前几日小和还见了。”七八岁的孩子围着一人叽叽喳喳,推出了个白衫的瘦弱小姑娘,她就是小和。
先生一身红衣,黑发高束,戴了副平光镜,眉目温柔,他见女孩红了脸羞于开口的样子,从衣兜里掏了块糖出来,塞进女孩手里。
“小和,其实我也同你一样,有幸见到了狐妖。”
他将眼神投到窗外,神色茫然又带了点悲哀,似是坠入了一份久远的记忆之中。
窗外阴云密布,空气里充斥着令人烦闷的燥热,燕子低掠过天空,屋檐的扫晴娘静默的垂下来。
风雨欲来。

“快下雨了,我为大家讲一个故事吧。”他开口道。
孩子们一见有故事可听便都围拢过来,满脸期待,先生呷了口茶,不紧不慢的开了腔。
“七年前,同样的一个雨天,傍晚我在回住处的路上,经过了九曲寺。”
“那天的雨不大,但是细细密密,不肯断绝,我没赶上晚班车,只好撑了伞自己走回来。”

七年前。
当时王耀是个高中生,一直以来信奉的都是无神论,可是一场奇妙的相遇改变了他的看法。
九曲寺建于山上,在密林的掩映之下,平日里也人烟稀少,傍晚时分更是无人敢进了,偏生王耀是个例外,他不信鬼神,还好奇心颇重。
那天,在山脚下,他望见九曲寺的方向亮起了光芒,从小路两侧开始,一盏盏蓝色磷火指引着过路人。
王耀没有害怕,他只是以为今天寺庙那里在做庆典。他本想回家去,不管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务。可突然一阵风吹过,掀飞了他的帽子,他追着帽子,跑上了山路,经过第一盏磷火时,雨停了。

“来吧,来参加庆典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他回头看向来的方向,发现原来雨没有停。只是在这座山里没有雨,也没有风,似乎一切都静止了。
他捡起帽子戴上,一起身的时候差点撞上了前面的人影。
“啊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他尴尬的道歉,那个人却根本不理睬他。这时他才注意到,那个影子身穿白无垢,其他部分只是累累白骨,根本就不是人类。
而他的四周突然多了许多影子,他们有的长着马首人身,有的断了头颅,有的矮矮小小,头戴僧帽,手里还抱着把大伞。他们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纷纷把目光转向王耀那里。

王耀意识到,他大概是误入了妖精的聚会了。
他忙不迭用帽子遮住自己的大半张脸,竭力屏住呼吸不被别的妖怪留意。
他想悄悄退出去,可是来的路已经被妖精们堵满了,于是只好往树林里钻,尽量远离那个亮堂堂的寺庙。

王耀跑了好一会,他想找个下山的路,但这里到处都是一个样子,一时半会不好分辨。
不想被吃掉啊。
他这么想着。

从树上忽然传来少年的声音。
“是人类么?”
他抬起头,那个少年正往下跳,动作轻盈优美,只在落地时发出很小的踩踏树叶声和清脆铃声。
少年身穿羽织,戴着火红色狐狸面具,脚腕处系了颗铜铃,他身后拖着一条雪白的狐尾。
“你疯了么。来这里很危险。”
“我只是来捡帽子的,我要走了。”王耀指指自己头顶。
“走不了的,误入庆典的人会被留在这里。”
“可是,可是我不是妖怪啊,会被吃掉的吧。”
他紧张了起来,仿佛眼前这个少年也变得可怖起来。
“在下倒是可以帮你,只要不被发现。今夜过后,你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少年说罢,摘下了脸上的面具。出乎意料的,面具之下是一张清秀的脸,配着齐耳黑色短发,给了王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“戴上它,跟着我。在下的气味会混淆你身上人类的部分。”
少年的眼瞳,像古井一样幽深,黑沉沉的凝视着王耀。被这样的眼睛看着,王耀突然觉得有些不适,他逃避似得戴上了面具。

“伞留下吧,上面有外面的味道。”
“好。”
少年把伞拿过去,仔细的看了看,又用手反复摩挲伞面。
“雨是这个样子啊,好多年不见,在下都快忘记了。”
他那副真情流露的样子让王耀忽然心头一酸,这个妖怪原来也见过雨的么?会不会他本来是人类呢?
有了这种想法后,王耀觉得他不能再把这家伙当一个简单的妖怪看待了,他可以做自己的朋友。

“谢谢你。那个,我叫王耀,你呢?”
“在下本田菊。”菊抬起头,认认真真的回答着。
他瞧向王耀的目光,好似认识他很多年一样。
“那么,耀君要记得,不要摘下面具,不要离开我太远。接下来我们就要去集市了。”
“好。”

菊从袖子里取出根红绳,系在了两人的手腕上。
“这样就不会走丢了,再也不会走丢了。”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,近似呢喃。
王耀注视着他精致的面容,在远处萤火的映衬下被勾勒出金黄的线条。那一刻本田菊低垂下头,黑蝶般的睫毛颤动,看上去是如此的美丽。
可他的神情,却又是如此的寂寞。
你究竟为何寂寞呢?

王耀猛的伸出手,拉住了菊的手腕。
“你瞧,我们不会分开的,至少今夜,我们都连在一起啊。”
他露出了温暖的笑容。
菊呆呆的看着两人拉住的手,像是想到了什么。

寺庙方向传来巨大的烟火声。
“庆典要开始了。”长着狐尾的少年终于回过神来,带着王耀向小路走去。
一路上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妖精们,空中还漂浮着身形庞大的鲤鱼。蓝色的磷火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金色的灯笼火,在漂浮着指引道路,也点亮周遭热闹的摊铺,他们很靠近九曲寺了。
王耀好奇的望着这一切,并没有可怕的血腥场面,就像人类的烟火祭一样。有卖人类东西的店铺,摊子上还插着红彤彤的苹果糖,妖怪们有的打着灯笼,有的举着蒲扇,如果不在意他们怪异的长相,那这里的场景甚至称得上美好。

“妈妈,这个哥哥好奇怪。”一个戴着面具的小女孩指着王耀,她看上去只有几岁,粉雕玉琢,十分可爱,被美丽的妇人抱在怀里。
和人类不同的是,她们有长而蓬松的狐尾。
“这位哥哥是外面来的客人哦,小绿不要胡闹。”菊转过头,对女孩说道。
他递给女孩一个糖果,女孩很快就乖乖安静了下来。

“耀君不要担心,我们平时都在自己住的地方行动,所以小绿没见过人类。”
“是嘛…为什么不能离开呢,一直在一个地方待着,不会无聊么?”
“那是因为,没有地方可去了。从人世离开的时候,就已经没有家了。更何况,我总觉得我在等一个人。”菊注视着王耀,一字一句的说着,他的黑发被夜风轻轻拂动。
“那菊在等谁呢?我可不可以帮到你?”
本田菊仿佛陷入了回忆中,他漆黑的瞳孔也为此焕发了闪烁的光彩。
“太久了,我只记得那个人有很漂亮的黑色长发,像耀君你一样。他还会对我笑,叫我小菊,他曾说过,永远不会丢下我。可是…”

他的话被骤然响起的钟声打断了,原来他们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走到了九曲寺的门口。两人静静地伫立着,望着眼前高大的红色鸟居,萤火的金色和红色辉映,显出炫目的色彩。
这座孤单已久的寺庙充斥着新的生机,来来往往的影子晃动,带着笑容和烟火绽开了热闹的氛围。
鲤鱼们也顺着光游了进来,从他们头顶跃过,争相游向寺里的那眼清泉。

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在王耀耳边响起。
“这是最后的夜晚,请尽情享受庆典。”
王耀想去寻找声音的源头,这时候,随着噼啪爆响,今夜最盛大的烟火绽放了,正对着他和本田菊的那处庙宇,在绚烂的烟火中被染上缤纷色泽。
多么美好啊,可惜就要分离了。
王耀的眼睛不知为何湿润了。
他悄悄的顺着红绳牵住了本田菊的手。
月夜里,烟火中,在周围热闹欢腾的背景下,他们十指相扣。

一颗苹果糖举到了王耀眼前,艳红的糖果后面是本田菊淡淡的笑容。
“真高兴遇见你,耀君。”
这个夜晚,他们像寻常的少年一样,带着各种小玩意,互相打趣,吃着糖果,一起在树下系上写着心愿的纸条。

真好啊。
躺在星空下,望着明月的菊这样想着。
他枕在王耀的腿上,听他哼不知名的小曲。
“小菊,你瞧,玉兔在月亮上捣药呢。”
“是啊,nini,玉兔在捣药呢。”
他微笑着回应,说着说着,流下泪来。

有些尘封许久的记忆像蹁跹的蝴蝶般纷纷扬起,随着与今夜同样的月夜,回到那一年。
那时候本田菊还是个人类,他是个孤儿,从三四岁起就被守林人收养,随老人一起住在山上。
山上的日子,太寂寞了,对一个孩子来说,他只能和动物说话,听风吹过的声音。
直到有一天,一个同样年岁的孩子跑来山上玩耍,他有着乌黑的长发和琥珀的眼瞳,他的笑容和怀抱都很温暖。
小小的本田菊喜欢跟着他,叫他nini,牵着他的衣角跑遍山上的每一个角落。
夜晚的时候,他们会一起赏月,寻找玉兔捣药的身影。
然而这一切,结束在某个平凡的夜晚。
那天下着小雨,菊和那个孩子玩着躲避游戏,可夜里那么黑,菊很快迷失了方向,他哭喊着,寻找他的nini,没有人回应他。他摔倒在水沟里,艰难爬出来的时候,雨已经停了。
可是他的nini,却再也没有出现。
说好了永远不会丢下我呢,为什么食言了呢。
菊盯着腕上的红绳,神色平静。

现在这样也够了,终于等到了你。

庆典快要结束了呢。

忘记我吧,因为我也要忘记你了。

“小菊,我对你总有一种熟悉感,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?”王耀摇着折扇说着。
“没有哦,耀君和我是第一次相见。”
“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么?”
“应该可以吧,妖怪的世界和人间也会有重叠的时候。”
“太好了,我会想念小菊的。”
“我也会想念耀君的。耀君,你千万记得下山的时候,不要回头看,就把今夜的一切当做梦吧,回去以后,要好好生活,要经常笑出来啊。”

山外的雨也停了,本田菊取回了面具,他一路护送王耀下山,途中两人都没有交谈,王耀谨记着菊的告诫,不能回头。可是他心里实在想回头看看,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想看着对方直到最终分离。
“天亮了,耀君。”
这是本田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王耀站在路边望向山上时,早就没了本田菊的身影,也没有那个萤火灿烂的九曲寺了。
那个夏天,他与狐妖的一份未解之缘悄悄开始,又悄悄终结。

“老师老师,后来呢,你还有没有再见到狐妖啊?”
孩子们七嘴八舌的问着,他们都很好奇,甚至没有人提前回去。

后来?

王耀想,他后来无数次寻访九曲寺,可是每次都失望而归,那里始终荒芜一片,完全看不出曾经热闹过的影子。让王耀忍不住怀疑,这一切也许真的只是他的一场梦。
或许是他不能接受曾经的失去,所以产生了美好的幻想。

关于那个黑发黑瞳的少年,他的记忆里只剩下一点模糊的画面。
在他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那个叫本田菊的,会跟在他身后的孩子就去世了,在一个雨夜。他找了那孩子整个晚上,呼喊到嗓子哑掉,可是都太晚了。
那孩子最后被葬在了山上。
之后不久,收养他的守林老人也去世了,他们的坟墓并排立在九曲寺附近。
每年,王耀都会为他们扫坟。

“狐妖应该是藏起来了吧,我相信我们总有相见的一天。”

你说啊,菊。

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?

所以这个夜晚真的只是我的幻想么?

还是山神想要让我忘记过去,所以在那天抹去了我的记忆呢?

可是我并不想忘记,我不会回头,也会好好走下去。

带着你的那份人生走下去。

故事没有最后的结局,孩子们纷纷告别了他,被家长接了回去。
临走时,小和往王耀手里塞了一个布袋,她腼腆的笑了笑,说道。
“老师,请不要放弃。”
王耀拥抱了小女孩。

回家路上,王耀没选择坐车,他又一次路过九曲寺。
今天的九曲寺依旧沉静。
他突然有种冲动,想再去看看那里。他顺着湿滑的小路走着,站在了菊和老人的墓碑前,放下了手中的白花。墓碑四周干干净净,没有杂草,也没有鸟栖的痕迹。
他坐在屋檐下,打开了手心捂得微热的布包,布包里是个瓷白的小狐狸。
他摩挲着狐狸的纹路,喃喃自语着。
“今天,玉兔是不是又要捣药了呢?”

“耀君。”不知为何,他仿佛听见了熟悉的少年声音。
他忙抬起头来,一只小小的白狐从眼前蹿过。
“好久不见。”

我没忘记你,我怎么舍得忘记。

在他身后,被层层遮挡着的树枝上,站着一个黑发少年,他身披羽织,拖着长而洁白的狐尾。
在傍晚的阳光中,他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。

铃铛脆响,王耀走过去,树下落了一条红绳,绳尾处系了铜铃。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