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小七

未来可期

最后一个吧唧搞定,痛包计划完成了😂

后会无期(狼队,ooc预警慎点)

和过去的每天一样,那个男人都会坐在那里。同样的位置,同样的装束,点一杯酒,或者什么都不要,只是静静地坐着。

他是个谦逊有礼的人,尽管支棱着的头发和老旧的皮夹克让他看起来不好相处,不过我知道他一定是个内心柔软的硬汉。男人的右手戴着枚戒指,他总是会低下头去转动那枚指环,目光温柔,想必他很爱他的夫人,那真是个幸福的女孩。

午后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,细碎的跳跃在遮阳伞的伞顶,有些光芒落在他放在桌面的眼镜上,反射出点点红色。

那红光有点晃眼,我举起手挡了一下,男人看见后抱歉的笑了笑,收起了他的眼镜。我也对他回以微笑,虽然我们其实从没有说过一句话,但那个男人实在是我们这里的熟客,我们对他都有种老朋友似的亲昵。

今天的客人并不算多,我抹了把额头的汗,看了看天色,浆白的云朵挤挤攘攘,却遮不住争相跃出的阳光,碧蓝如水洗的晴空美丽的仿佛一张画卷,不过,这并不是一个出行的好天气。

这位神秘的客人还是独自坐着,好像是要等什么人的到来。

他真的很顽固,也很有耐心,哪怕有时候下雨,路上泥泞难走,他也要撑着把伞过来。

我们私下做过很多猜测,最可信的猜想是他是为了某个常来的姑娘。但奇怪的是,不论那些打扮入时的男男女女走过多少个来回,那个男人都不为所动,就好像他等的那个人只是个虚幻的影子。我也曾和同事为此打趣,赌他只是想来这里看看风景,可惜这场赌局没有输赢,因为从来没有人会和他搭话。我们都不敢,也没法打破这种沉默的局面,所以直到现在那个客人还是一个谜团。

时间点点滴滴流逝,我也快忙完了一天的工作。我看到男人站起身,他打算离开了,同往常一样,他留下了一叠钱。

那是一叠团过又被认真抹平的纸币,每一张上都带着细微的折痕。我仿佛能透过那些钱看到男人辛苦工作的样子,想象着他是怎样穿着沾满灰尘的工装,在耀眼的太阳下挥洒汗水,又在怎样昏暗的灯光下仔仔细细整理这沓钱币。

我突然感到一阵难过。

“请别走。”我没有细想,跑过去扯住了男人的衣袖,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看到他的样子。他有着凌乱的碎胡须,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了鲜明的伤痕,男人的眼神很疲惫,又带着一丝惊讶。

“今天就当是我请客,本来客人也不多,你能捧场就很感谢了。”我的脸红了,有些尴尬的嘟囔了一堆傻话。

这很像搭讪,却又不完全是,因为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请他点什么,而不是想和他去酒吧后面的巷子里打炮。

男人看了看我拽着他的手,笑了。

“那,谢谢你的酒。还有,我叫Logan。”

我不记得那天我们还说了什么,但自那天以后,Logan神秘的魔咒被打破了,他有时候会和我搭话,在我不那么忙的时候讲一些他的故事。

那些故事很惊险,更像是什么科幻电影里的场景。我并不完全相信,不过他讲的很认真,所以我从来不去质疑。

在他的故事里,他总是提到一个叫scott的男人,这种感觉很奇妙,因为我巧合的和那个男人同名。Logan讲起scott的时候眼睛熠熠闪光,他说那个人是他的队友,是个出色的战士,他们一起出生入死,在枪林弹雨里互相依靠。他还说,那个人脾气很好,不过遇到Logan却总是失控,他们初次相遇时就像两头侵犯了对方领地的雄狮,彼此都想把对方打败。我总是认真的听着他讲这些,有时点点头回应,有时也忍不住被他那些精妙的形容词逗笑。

Logan真的很沉浸其中,我不忍心打断他的兴致。其实我没好意思告诉他,他讲的东西我很多都不明白,那些专业的名词,或是特殊训练的技巧我都记不住名字。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,偶尔来这里工作,我的人生平凡又无趣,我只有那些日复一日麻木枯燥的寻常经历。

而他是那么神奇的一个人,深情又有趣,他和他的朋友,他们都如此完美。

再慢慢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隐约觉得Logan把我当成了他的朋友,有次我实在没忍住就问了他,他否认了,他说我们一点都不像。

这让我松了口气,总是活在别人的影子里并不好受。

后来为了区分我和他的朋友,他就不再称呼他为scott了,他叫他slim。

slim酒量不好,slim戴红石英的眼镜,slim是个讨人厌的男孩。这次,他又在讲他的奇幻故事了,我趴在吧台上,半开玩笑的说,你们一定关系很好,如果换做我铁定揍你一顿。

他没有回答,而是摩挲着手里的酒杯,神情有点落寞。

我猜我说了不该说的话,他又开始转动他的戒指了,Logan的目光黏在那圈银色的金属上,看得出来,他戴了它很久,指腹留下了深深地勒痕。

这种时刻并不适合道歉,所以我只是陪着他一杯杯的喝酒,想让酒精把那些苦恼的过去全抛在脑后。

我的酒量不算差劲,不过Logan就更加可怕,在我已经头脑发昏快要钻到桌子下面的时候,他还清醒的坐在吧台抽着他的雪茄。

烟味很呛,我推了推他。也不知怎么,像是酒精涨了我的勇气,我把他的烟抢了过来,用力的深深吸了一口。他没来得及制止,只能看着我咳得上气不接下气,乳白色的烟雾围拢在我们周围,合着四周吵杂的音乐和闪烁变幻的灯光,气氛恰到好处的暧昧。

在这个角落里,没人会看到我们,所以无论做多么背德的事也没有关系。

鬼使神差的,我动了心思。

他低下身子来扶我的时候,我猛的扯住了他的领子,狠狠地撞上了他的唇。

我其实很清醒,酒精只是助长了我的欲望,我那种肮脏的下流的,不为人知的欲望。

趁他没反应过来,我已经撬开了他的牙关,他的口腔充斥着烟和酒精,但并不让我厌恶,我就像一个卑劣的偷情者勾引着他的唇舌,让他为我动心。

但Logan迅速回过神,他用力推开了我。

“你爱他不是么?你爱你的scott,所以你才来这里,因为我们很像对吧。”我颤抖着手从他的兜里抢过那副眼镜,我把它戴上,那大片大片的猩红就占据了我的视线。

“你在等的人是他吧,可是你等了那么久,那么久他都没来,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么?”酒吧迷醉的灯光打在我的脸上,很刺眼,像那天下午的阳光,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。

“你不是他,summers,你只是你自己。”

“对,我不是他,我不会喝两杯酒就醉倒,也不会用那些厉害的战术,我更是不能和你一起出生入死。所以,也不会有人等我,也不会有人只是看到我scott summers,而不是别人的影子。”

我失控了,这很糟糕。我知道我不该说出这些话,我把一切都毁了,但是我没法停下来。

如果你也曾醉到我这个地步你应该会明白,一个醉汉怎么能控制得了他的行为呢,他怎么能让自己装作全不在乎呢?

Logan用力的抱住了我,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嵌进他的身体。

“对不起…”他颤抖地说着,动作慌张的抹掉我的眼泪。

“我也…很抱歉。”我为自己的可笑而抱歉,他抚摸着我的后背,掌心格外温暖。

那天,Logan送我回了家,我的父母拼命向他道谢,他不得不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他是如何把我看做一个需要保护的弟弟。

我倒在床上,手背贴着眼睛,那里火辣辣的疼,我的大脑在天旋地转,叫嚣着它的不满,我实在不该喝那么多酒。

这太愚蠢了,我更不该爱上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。

他也不该闯进我的世界,用那个优秀的完美的人打破我的平凡。

我们的世界就像两条相交线,匆匆驻足,又各自远离。

那天以后,我再没有去过那家店,我特意避开他常去的时间辞了职,也没有再戴过眼镜。

有时候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看着看着会觉得如此陌生,我很害怕我会真的成了那个人的影子。

Logan自始至终没有告诉我那个人的全名,我只希望我能和他的差距再大一些。

就这样度过了一段日子,出乎意料的,我又再次遇见了他。

这次他正站在商店门前,牵着一个女孩的手,Logan的表情有些不爽,但女孩却兴致高昂,她指着门口的玩具车闹着要坐。Logan没有办法,只好给她一些钱让她自己去玩,而他则靠在一边的墙上,抽着烟,静静地注视着女孩,饱含爱意。

他们长得很像,她应该是Logan的女儿,看上去是个可爱的孩子,他们真是幸福的一家。

我不知道Logan最终有没有找到他等待的人,不过这个故事已经与我无关了。

我拉低帽檐从他身旁走过,他似乎看了我一眼又似乎没有,刺鼻的雪茄味刺激了我的感官,让我有点想流泪。

天空堆砌着温柔的色泽,层层染过每一个晚归的人,太阳将要落了。

我抬起头,望向那片晚霞,它反射着的,是如此美丽的红色。

所幸,又将是新的一天了。

(这里吐槽下,这篇文完全偏离了我的预想,我是重看了凄凉大大的视频激情想写点啥,本打算是写小队转世,狼叔发现这个小队不再是他的那个爱人所以不愿打扰自动放弃,但是后来莫名其妙写成这样了。。。不知道哪种才好一点,所以先这样吧,至于转世或者其他啥的因为文里没提所以可自行脑补)

(我写文好啰嗦腻歪。。。明明是个肉食动物总是写垃圾清水文,枯了,再会)

告别【狼队】

他们最终总会在某处相遇。

他又一次在夜里醒来,面对着漆黑的房间,他点燃了香烟。

所有人都以为Logan不会衰老,也不会死去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些年他的状态已远不如从前。今夜外面下起了雨,而他的骨头疼了起来,Logan沉默地盯着指间那一点红光,那让他想起琴,他还记得女孩耀眼的红发,她迷人的微笑,以及搭在小队长肩上的手。

那个人。

Logan眯起了眼睛,scott summers的形象在他的脑中浮现,渐渐占据了琴的位置。那个难搞的小子,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那人时,他有多讨厌这家伙。

那是种莫名其妙的抵触,像是遇见了竞争者,或是什么旗鼓相当的对手的感觉。总之那时候Logan表现的很糟糕,他拒绝了对方的握手,还扯了scott的领子。

后来他们的关系越发对立,终于某天,那个小子忍无可忍,他约了Logan去格斗室。在一场酣畅淋漓的较量后,他们成了朋友。男人的友谊有时候就是这么突然,尽管他们当时爱着同一个女孩,但他们依然握手了,像是彼此认可了这个值得尊敬的对手。

再之后,他常常偷骑scott的宝贝机车,队长明明总是埋怨他,却从来不会去费心藏好他的机车。所以Logan也就知道了他的默许,这件事成了他俩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,在外人看来,他总是找小队长麻烦,不过在Logan心里,scott是他的朋友。

他在一次次的战斗里看见了那个男人的勇气和担当,他敬佩他,也理解了琴的爱恋。

因此当暴风女说出任务的危险时,他毫不犹豫的顶替了scott,那是很奇怪的,他是那人的情敌,却又愿意为他而死。

Logan也说不清个中缘由,不过这种简单纯粹的关系没能维持下去。

因为琴的死亡。

那是Logan过去半生永远无法避开的痛苦,scott趴在他的肩上哭到崩溃。

而他只能抚摸着男孩的头发,默默流泪。

谁能预料到,那场悲剧让被留下的他们成了彼此的依靠,scott经常沉默,不在状态,他们会去格斗室打上一场,然后在酒吧聊到深夜。

那是一段糟糕的日子,每个人的身上都笼罩着阴影。不过Logan始终认为他对scott负有责任,因为他比那人年长,而且他更懂得放下。

scott渐渐对他放下了心防,他不再竖起尖刺保护自己,而是开始对Logan讲述起了他的内心,他们的经历,还有scott曾经的恐惧,迷茫。他不再用队长的身份自我约束,那时候的男孩像个寻求慰藉的孩子,让Logan萌生了一种不该存在的念头。他想安抚他,那种感觉又不像是对朋友,更像是他想要填补男孩破碎的心灵,走进他的人生。

无数个夜晚,Logan的雪茄味淡淡的笼在队长周围,男孩安心的睡着。金刚狼抚摸着他柔软的棕发,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温柔笑意。

这是错的,每当他梦见scott明亮的笑脸,或是一本正经的下命令时,他的自我保护机制就催促他醒来。

他不该这样,他怎么能爱上另一个人呢。

可Logan是个听从内心的男人,他确实爱上了scott summers,也许比他失去琴还早,因为他那时候并不清楚自己的感情。

烟燃到了尽头,屋子重新回归黑暗。

Longan又在梦中醒来,他梦见了他们的初遇,不过这次他没有欺负队长,而是认认真真的握住了他的手。

scott summers在梦里成了他的爱人,他们相依相偎,直到白头。那个世界里,scott老了,他还依然年轻。男人握住他的手,坐在门前的躺椅上,他们笑着讲述过往的故事,他望着爱人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容,眼神仍如昨日般深情。

再见了,Logan。

那个scott微笑着,眼含热泪,他们拥吻。

在太阳最后的余晖中,队长的手垂了下来。

Logan觉得,这个梦很美,是他所梦到过的最幸福的故事。至少在梦里,scott和他有了一场正式的道别。

活的太久其实也不是一件好事,当你不得不面对一次次分离时,永生就成了就漫长的枷锁。

在Logan有限的记忆中,他没能与那些所爱之人真正道别。

琴被他亲手杀死,而属于他时间线上的scott死在了湖边,他甚至不能保留他们留在世上最后的痕迹。

Logan想,也许他是老了,即使是金刚狼也学会了怀念。

Laura的喊声将他从沉思中唤醒,他跑到了女孩床边,这个灵动的姑娘有着他的影子,她正睁着漂亮的圆眼睛看着Logan。

“噩梦?”

女孩点点头。

“那没什么可怕的,只是假的而已。”

“可是我梦见你死了。”

女孩凑过去抱住了他,她不是个粘人的姑娘,甚至也不乖巧懂事。

可Logan突然觉得她是个天使,他抚摸着女孩的长发,低声说着。

“我会照顾好你和教授,别担心。”

“我不想你死。”

“Laura,人总会死的。但是你不用害怕,即使是死去的人,他的灵魂也依然陪伴你。”

因为那些爱你的人,不舍得你在世上孤单。

后半句他没有说出来,这话太过肉麻,也太不符合他的气质。

“他们其实也没有死去,只是在另一个世界等你。你要学会告别,那也是生活的开始。”

女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Logan不知道她明白了多少,他也自知不是个擅长教育的老爸,刚才那些话,是他想到scott可能会说的。

在许多年前的某天,scott突然告诉他,他听到了琴的声音,他认为琴没有死。

他们那天吵了架,Logan脑子一热就拦住了小队长,他把他摁在教室门上,用力的吻了下去。

scott惊呆了,他们此前从未戳破那层屏障,所以两人都以为这份关系会停在最恰好的距离,但Logan打破了它。

scott的唇很柔软,他的身上散发出好闻的清香,Logan认出那是酒香混杂了他的雪茄气息。

他们动情的吻着,仿佛将要分离的恋人。

阳光从窗外射进,为他们的侧影勾勒出金边,在长廊的地面,拖下纠缠的影子。

“Logan,我…想去看看,我想确认一下,你不用担心,我只是还没有和她告别。我能感受到,琴在那里,她没有离开,她想知道我们过得好不好。”

scott的额头触着他的,低垂的睫毛忽闪。

“那我等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Logan说着说着,突然沉默了。他相信所有失去的总会在某处相遇,所以他的心还跳动着,等待那一天的到来。

Laura紧紧的攥着他的手,他吐出一口沉积的鲜血,女孩哭喊着的话他已经听不清了,但他尽力笑着,不想让她害怕。

他刚才在短短的一瞬经历了人生的回马灯,那些被他遗忘的过去也成了生动的细节。人在既知死亡的时候反而最为安宁,他只是放不下Laura,但他相信,金刚狼的女儿会坚强的。

他也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。

他的眼神变得模糊,面前似乎出现了无数个熟悉的身影,有个瘦长身形的家伙站在正中,他没有戴眼镜,就用那双深蓝的眼睛望着他,目光柔软。

男人伸出手来,一如多年以前。

“欢迎回家,Logan。”

他们最终总会在某处相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