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小七

未来可期

命运【超蝙】

(be预警,主要角色死亡预警,大概是时间梗?文笔垃圾预警)

布鲁斯是个脾气很倔的家伙。

就比如这种天气,天空堆满云雾,低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。这是哥谭的老样子,连绵的阴雨日。我知道这种时刻他的旧伤总是在痛,但他从来不会说出口,倔强的骑士总是挺直自己的脊背,绝不会流露半分脆弱。

我们都不愿承认的是,蝙蝠侠已经不再年轻。我和我的老朋友,我们已经相识了大半辈子,而且还会一直同行下去,直到他的离去。

至于我,氪星人的寿命要比人类漫长的多,所以我们曾约定以后要去他的墓碑前重聚,我会为他讲述他离开后哥谭的日日夜夜,还有他所记挂的那些人的人生。

我们谈论死亡的时候都很轻松,因为像我们这种人,大半生都在悬崖边奔走,能够活下来的每一天反倒是幸运。

过去我格外担心他,布鲁斯没有超能力,我很害怕某天会听说蝙蝠侠死去的消息,我怕他躺在某条泥泞的小巷里,结束他充满斗争的一生。不过布鲁斯告诉我,不必为他遗憾,他属于哥谭,也必将为哥谭而死。

说这话的时候,布鲁斯的眼神坚定,纯粹的像一个心怀正义的孩子。我始终认为,在布鲁斯的心底,他最珍视的地方,藏着那个跪倒在小巷里的孩子。不过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,那个孩子已经不再哭泣,他的悲哀都化作了怒火,化作了守护的动力。

我回想着某次夜晚,我依然漂浮在哥谭的夜空,他不知道我的存在,如果我想隐藏自己,那总是格外容易做到。若是我被人注意,其实只是因为我想让某些特殊的人看见我,但不是现在,布鲁斯不会为此高兴。

我看着哥谭骑士的背影,他穿着精巧的装甲,披风长长的拖行在地面,包裹住他的躯体,披风的尾部散开成一朵花的形状,有几分别样的雅致。

他动作轻巧的跃上一道横梁,尽管他的脚步比从前沉重了不少,但得益于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对肌肉的精密控制,他的战斗力依然比那些莽撞的小伙子要强得多。

他刷的丢下一枚飞镖,阻止了某个心怀不轨的小毛贼,那人本想把手伸向前面女士的包里,却被突然出现的蝙蝠镖吓了个趔趄,那个毛头小子瞅了一眼擦过头顶的飞镖,像见鬼似得慌不择路的逃跑了。

经过了这么多年,蝙蝠侠已经越来越成为哥谭这座城市的传说。有人说他其实根本不存在,只是那些罪犯灵魂深处恐惧的具象化,一个愤怒的幽灵。还有人说他是同超人一样的外星来客,刀枪不入,永生不死,否则怎么会有人类能把义务打击犯罪坚持这么多年,甚至在蝙蝠侠已出现几十年之后依然身手不改,他们总说,若他是个人类,他早就该垂垂老矣,躺在床上颐养天年。

某种意义上,我得承认他们说的没错。

但那是蝙蝠侠,我最了解也最亲密的战友和爱人,所以我知道他会战斗到最后一秒。

布鲁斯没在此处停留太久,他还有漫长的夜晚要忙。我看见他打开通信装置,亮白的冷光打在男人的脸上,他专注地盯着那些屏幕上闪过的消息,深沉的蓝眼睛不显老态,依然闪动沉默的烈焰。片刻后,他锁定了某个地点,用钩爪枪离开了这里。

那是群走私的团伙,在码头上趁着夜色搬运集装箱,他们一定是外来人,不然怎么敢在属于蝙蝠侠的时间造次。

我带着一种奇怪的骄傲心态看着布鲁斯丢下烟雾弹,在混乱和嘈杂的叫骂中,蝙蝠侠登场了。他那两个尖尖的锐利的小角是人们首先能看到的东西,他展开黑色的披风,从高处滑翔,姿态充满侵略性。那些人用枪口对着他,恐惧的胡乱开着枪,片刻之后,黑暗骑士冷硬的拳头就砸在了他们身上,他出没形如鬼魅,在那些人影中穿梭,披风随着动作抖开漂亮的弧度,遮挡着他的后背免受伤害。

他在黑夜里行走,这里是他的舞台。

不过这次的人数实在太多,即使是蝙蝠侠也很难躲过全部子弹,所以我刷地飞了过去,替他挡住一两颗零星的流弹,而他甚至都没费神回头看我一眼,就好像我们本就在并肩战斗一样自然。我们相互背对着,他微微躬着腰捏着飞镖蓄势待发,我则漂浮在地面几厘米的高度

,红披风在夜风中飘扬。

超人和蝙蝠侠的合作完美的像一首合奏曲,我们如此同步,他击倒某个罪犯的同时我也正扯掉某人的枪支,他丢下蝙蝠镖的某刻我正用钢铁之躯阻挡子弹。我清楚的知道,罪犯们眼中的惶恐不是为了刀枪不入的我,而是为了配合默契的我们。我不是布鲁斯的保护者,我是他的同行者。

终于,在烟雾散去后,战斗拉下了尾声,码头上只剩下丢弃的枪支和孤零零的集装箱,那里藏着的数额惊人的毒品不必流入哥谭的地下,它们也不会毁掉一个又一个家庭了。布鲁斯沉默的待在原地向蝙蝠洞发送信号,很快就会有警察来处理这些。在戈登警长多年的努力后,哥谭警局也终于多了一些有正义感的新人,他们会解决后续的问题。

“你果然又来了。”布鲁斯无奈的看着我,他不会再说滚出哥谭这样的话了,随着年岁的增长,布鲁斯行事越发温柔。

“我想你了。”我上前一步,凝视着布鲁斯的面容。

“大都会就没什么可忙的么?”

“你了解的,那里的夜晚可没有哥谭这么热闹。”

他听到这微微笑了一下,整个人的状态变得放松又惬意。

有时候我会忘记布鲁斯是个普通人类,因为岁月对哥谭的骑士格外温柔,仅仅在他偶尔微笑的时候,眼角会有细细的纹路,除此之外,布鲁斯的美丽丝毫未减。

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他,也只有在这时候,我们看起来才像一对深爱的情侣。

我那时候认为,这种幸福像藏在罐子里的糖果,而我是那个偷偷品尝的孩子,总有一天,罐子空了,孩子也长大了。

可我没想到的是,这一天来的很快,让人猝不及防。

当布鲁斯捂着他的侧腹倒下去的那刻,我的思维也凝滞了,我听见他骤然改变的心跳。我毫不犹豫的飞向哥谭,抱住他沾满鲜血的身体,发疯似得冲向蝙蝠洞,我总指望着他们能救回他,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。

这次他们却告诉我,他的身体承受不住伤口的摧折了,他真真切切的老去了,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一颗子弹。

那颗毁掉布鲁斯人生的子弹,也要带走他的生命么?我不愿意相信。

但对布鲁斯来说,或许死亡并不是最糟糕的选择。

他面色苍白,呼吸微弱,我紧紧攥着他的手指,抚摸他因衰老皱起的肌肤。

他的孩子们和朋友们等在这里,等着和披风斗士告别。

我能尝到眼泪的滋味,有点咸涩,模糊了整个视线。

如果可以,我不想带着悲伤告别。

我想告诉他们,我所认识的布鲁斯韦恩是怎样一个坚强的斗士,是怎样一个体贴的爱人和朋友,他不会想见到我们的悲伤。

葬礼上,我又走神了,我忍不住想起同布鲁斯的点点滴滴。他曾告诉我,你得习惯这些,因为你是超人,你不得不面对挚友和爱人的离去,这甚至可能会发生在某个你来不及反应的时刻,某个你睡去的时候,或是任何你无法拯救他们的时候。我知道他的潜台词,别为此怪罪自己,也别一蹶不振。

但我不会,不仅因为我是超人,也因为我是克拉克肯特。

“你守住了他,你一生的誓言。”

在布鲁斯墓前,我放下一束白玫瑰。

回到家里,感觉像过去了一个世纪,我躺在逼仄的小房间里,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照片,那些照片是贴在一起的,那里有阿尔弗雷德,卡拉,罗宾们,还有我们其他的家人,很像一张剪贴画。我和布鲁斯的合影被贴在画面的一角,照片上的他年轻又美丽,穿着笔挺的西装,正对着镜头微笑,而我穿着格子衫,手搭在他的肩上,我们看起来截然不同,可画面却能达到精巧的和谐。这张照片纯属是我突发奇想,想要一张属于我们的全家福,可惜的是,这个大家庭很难凑在一起,所以我把他们的图像收集起来,做成了这张相片。它被用木相框装裱起来,那上面的纹路在多年的的摩挲中看不清花纹。

露易丝曾笑过我俩的合影,画面上的我偷瞧着布鲁斯,而他侧身倾向我,她说我们两个看起来像任何一对坠入爱河的傻瓜情侣,我对此一笑置之。那些事就仿佛昨天才发生,而我咀嚼着过往,活像个怀旧的老人。

我的确也老了,不是在外表,而是在内心。

在我们老去后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合过影了。因为照片里的那些人渐渐离我们远去了,他们有的已经不在世上,有的与我们的理念渐行渐远,那些曾经最亲近的人,成了活在记忆里的伤疤。

我闭上眼睛,沉入了梦乡。

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,太阳投下明黄的暖光,天色湛蓝,漂浮着大团洁白的云朵,干净纯粹如几十年前未污染的天空。

我不在我的房间里,也不在任何我所熟悉的地方。

我躺在公园的长椅上,那些路过的人都用着奇怪的眼光看我。

“嘿,小子,你占了我的地方。”

我看着他身上穿着的衣服,有种很明显的年代感。

“这里是哪?”

“?大都会啊,你是从哪来的。”

我刷的站起身,握住男人的胳膊。

“那今天,是什么日子?”我感觉到了不对劲,又有种隐约的期待和紧张。

“你看上去病的不轻,今天是…”

听着他说完,我呆愣在了原地,如果他所说没错的话,这时候的我们还只是孩子,布鲁斯也还没有成为蝙蝠侠。

我迫不及待想再见到他,哪怕只是见到他鲜活的站在那里就好,即使他并不认识我,也不知道我们或他自己的未来。

布鲁斯如此年轻,我在韦恩大宅的上空漂浮着,他的父亲正带着他在花园中玩耍。我从未有幸见过托马斯韦恩,但从布鲁斯的身上我能看到他父亲的影子,那是位高贵的绅士,对孩子也很有耐心。

布鲁斯跑着,在花丛中,他的笑声浸染着如此明显的快乐,他许久不曾这样笑过。

那男孩没注意到脚下的深坑,他的身影瞬间被黑暗吞没,我差点没控制住自己,想要冲过去抱住他,不过理智牢牢的拉住了我。托马斯借着绳子的帮助滑下了洞穴,我看到他抱起恐惧的男孩,将他紧紧的拢在怀里,低声安慰。

“布鲁斯,没事了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男孩睁开蓝宝石似的眼眸,看见父亲的一瞬间,他变得安心了。

他是那样的爱着,依恋着那个怀抱。

托马斯先生把布鲁斯抱到床上,玛莎夫人坐在床边,修长的手指滑过孩子的黑发。

“你又想起那些蝙蝠?”他父亲问。

男孩点点头。

“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攻击你么?”

“不…”

“因为他们怕你。”

“它们怕我?”他疑惑的回应。

“每种生物都有恐惧,布鲁斯,即使是最可怕的怪物。不要让恐惧把你击倒。”

玛莎亲吻了布鲁斯的额头,她和托马斯对视一眼,脖子上的珍珠项链闪动着润泽的光芒。

“我们为什么跌倒,是为了学会站起来。”

托马斯揉了把孩子的头发,阿尔弗雷德在旁边看着这家人的互动,笑容慈爱。

“现在布鲁斯,该起床了。”

男孩扯过被子,撒娇似的转了个身。

他们一家表现出的那种温暖笼罩了整个庄园,韦恩家族这时候还在幸福之中。

他们并不知道,时间的轮轴正滚滚而来,它会将这个家庭的一切卷入无法摆脱的黑暗和痛苦。命运的诅咒会把蝙蝠刻印在哥谭每个人的心里,更刻印在布鲁斯的灵魂深处。

那些人也不知道,此时此刻有一个人正看着他们,在哥谭市的高空,他孤独的漂浮着,看着人间悲喜。

托马斯韦恩是一位医生,他和他夫人虽然堪称哥谭市最富有的家族,可他们并不热衷于从商,他们身上透着仁慈,温柔,还有油然而生的优雅气派,这种气质很好的遗传给了他们的儿子。

布鲁斯正在四处张望,他和父母要去看一场电影。

他穿着整洁的小西服,头发梳地一丝不苟,我挤在拥挤的车厢中,目睹哥谭的小少爷在灰扑扑的人群中熠熠闪光。

我突然很想和他说话,可是我不敢轻易打破历史。

所以我仅仅记下他的笑脸,在心里冲小布鲁斯挥了挥手。

剧院的外面有条小巷,黑漆漆的,寥无人烟。

我的心也被揪住了。

我突然意识到上天给我开了一个怎样大的玩笑。

我不知道我怎么能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。

他们要看的电影是佐罗。

这个夜晚将会是布鲁斯韦恩童年的终结,他成为蝙蝠侠的开始。

我怎能忍心亲眼看着他失去笑容,看着他落入那个痛苦的轮回。

我了解父母的离去对布鲁斯的伤害有多大,可若是布鲁斯不能成为蝙蝠侠,历史将被重写。他救过的人会死去,他收养的孩子会孤苦无依,哥谭会继续黑暗,还会有更多孩子失去他们的父母。

我忍不住想,若是此时此刻在这里的人是布鲁斯他会做何选择,阻止或不阻止,这是最难的选择题。

但是在那个孩子和他的父母踏出剧院的第一步,我忽然下定了决心。

小布鲁斯牵着父母的手,他有点害怕,微微低垂着头。

一个男人从漆黑的巷子里跑出来,他举着枪的手在打颤。

“我给你钱,别伤害我们。”托马斯把孩子护在身后,他刻意维持着镇定的语气,不想让歹徒发狂。

他把皮夹丢了过去,而穷酸的男人看见了玛莎夫人脖子上美丽的珍珠项链,他就像见到了肉的疯狗,将枪口对准了女人。

“别!”托马斯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声。

在慌乱中,子弹出膛,直直的冲他射过来。

同时刻,我的手拦在了那颗子弹的前面,它却穿过我的掌心,划出长长的灰色痕迹。

噗嗤的微弱响声,血溅出胸膛的声音,玛莎夫人的尖叫,布鲁斯惶恐的啜泣。

那些细微的声音被我的超级听力捕捉,我的身体在子弹穿过的时候,变成了幽灵似的蓝,一层层荡开波纹。

我不能拦住那颗子弹。

我不能阻止。

这是命运的玩笑。

布鲁斯跪倒在地上,大片的腥红从两具躯体中漫开,他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,也或许他是在内心呐喊。但那个孩子,他的痛苦仿佛有了实质,化成了抹不开的黑色,它如同幽灵般狰狞可怖,伤痕累累,抓住了哥谭之子的灵魂。

我站在他身边,他再看不到我,也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了。

除了陪着他,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以外,我竟然没什么能做的。

警车的信号声很快传来,戈登面色担忧,他为布鲁斯披上大衣。

我目送他们离开。

哥谭下起了雨,它们不能打湿我的身体,可我觉得我的心已经湿透了,它再也不能温暖起来。

“布鲁斯,再见了。”

我已经知晓了他未来的轨迹,布鲁斯韦恩将会伴随着那份愤怒,成长为出色的英雄。他会戴上面罩,化身黑暗骑士,将韦恩的身份变成遮掩他内心的面具。

蝙蝠侠会用他的一生阻止那两颗子弹。

然后他会遇见一个克拉克肯特,他们相爱,争吵,和好,互相扶持,最终被死亡分离。

这是他们的世世代代。

却也已经不再是我的故事了。

或许它告诉我的就是这样的道理,我不得不承认我有想过回到过去,救下布鲁斯或是带着他去泡拉撒路之池。

只为了让我的朋友和爱人可以长长久久的活下来。

但我终于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我的灵魂回到了属于我的时代。

这次,我坐在墓碑前,亲吻着冰冷的大理石。

上面刻着,布鲁斯韦恩之墓。

不是蝙蝠侠,因为蝙蝠仍在守护这座城市。

“他们都很好,你也不必担心哥谭。以后,你可以好好休息了。”

那些话被风吹散了。

我低声呢喃着很少说过的情话。

“我爱你,布鲁斯。”

花瓣打着卷,轻柔地抚过他的墓碑。

月光也为光滑的石板面披上一层薄纱。

这片土地很美。

他可以久久凝视着他的故乡。

哥谭终究爱着他的骑士。

(不知道起啥名字胡乱起了一个,总是写偏脑洞的我,唉:-(,每天日常放毒,就这样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