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小七

未来可期

命运【超蝙】

(be预警,主要角色死亡预警,大概是时间梗?文笔垃圾预警)

布鲁斯是个脾气很倔的家伙。

就比如这种天气,天空堆满云雾,低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。这是哥谭的老样子,连绵的阴雨日。我知道这种时刻他的旧伤总是在痛,但他从来不会说出口,倔强的骑士总是挺直自己的脊背,绝不会流露半分脆弱。

我们都不愿承认的是,蝙蝠侠已经不再年轻。我和我的老朋友,我们已经相识了大半辈子,而且还会一直同行下去,直到他的离去。

至于我,氪星人的寿命要比人类漫长的多,所以我们曾约定以后要去他的墓碑前重聚,我会为他讲述他离开后哥谭的日日夜夜,还有他所记挂的那些人的人生。

我们谈论死亡的时候都很轻松,因为像我们这种人,大半生都在悬崖边奔走,能够活下来的每一天反倒是幸运。

过去我格外担心他,布鲁斯没有超能力,我很害怕某天会听说蝙蝠侠死去的消息,我怕他躺在某条泥泞的小巷里,结束他充满斗争的一生。不过布鲁斯告诉我,不必为他遗憾,他属于哥谭,也必将为哥谭而死。

说这话的时候,布鲁斯的眼神坚定,纯粹的像一个心怀正义的孩子。我始终认为,在布鲁斯的心底,他最珍视的地方,藏着那个跪倒在小巷里的孩子。不过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,那个孩子已经不再哭泣,他的悲哀都化作了怒火,化作了守护的动力。

我回想着某次夜晚,我依然漂浮在哥谭的夜空,他不知道我的存在,如果我想隐藏自己,那总是格外容易做到。若是我被人注意,其实只是因为我想让某些特殊的人看见我,但不是现在,布鲁斯不会为此高兴。

我看着哥谭骑士的背影,他穿着精巧的装甲,披风长长的拖行在地面,包裹住他的躯体,披风的尾部散开成一朵花的形状,有几分别样的雅致。

他动作轻巧的跃上一道横梁,尽管他的脚步比从前沉重了不少,但得益于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对肌肉的精密控制,他的战斗力依然比那些莽撞的小伙子要强得多。

他刷的丢下一枚飞镖,阻止了某个心怀不轨的小毛贼,那人本想把手伸向前面女士的包里,却被突然出现的蝙蝠镖吓了个趔趄,那个毛头小子瞅了一眼擦过头顶的飞镖,像见鬼似得慌不择路的逃跑了。

经过了这么多年,蝙蝠侠已经越来越成为哥谭这座城市的传说。有人说他其实根本不存在,只是那些罪犯灵魂深处恐惧的具象化,一个愤怒的幽灵。还有人说他是同超人一样的外星来客,刀枪不入,永生不死,否则怎么会有人类能把义务打击犯罪坚持这么多年,甚至在蝙蝠侠已出现几十年之后依然身手不改,他们总说,若他是个人类,他早就该垂垂老矣,躺在床上颐养天年。

某种意义上,我得承认他们说的没错。

但那是蝙蝠侠,我最了解也最亲密的战友和爱人,所以我知道他会战斗到最后一秒。

布鲁斯没在此处停留太久,他还有漫长的夜晚要忙。我看见他打开通信装置,亮白的冷光打在男人的脸上,他专注地盯着那些屏幕上闪过的消息,深沉的蓝眼睛不显老态,依然闪动沉默的烈焰。片刻后,他锁定了某个地点,用钩爪枪离开了这里。

那是群走私的团伙,在码头上趁着夜色搬运集装箱,他们一定是外来人,不然怎么敢在属于蝙蝠侠的时间造次。

我带着一种奇怪的骄傲心态看着布鲁斯丢下烟雾弹,在混乱和嘈杂的叫骂中,蝙蝠侠登场了。他那两个尖尖的锐利的小角是人们首先能看到的东西,他展开黑色的披风,从高处滑翔,姿态充满侵略性。那些人用枪口对着他,恐惧的胡乱开着枪,片刻之后,黑暗骑士冷硬的拳头就砸在了他们身上,他出没形如鬼魅,在那些人影中穿梭,披风随着动作抖开漂亮的弧度,遮挡着他的后背免受伤害。

他在黑夜里行走,这里是他的舞台。

不过这次的人数实在太多,即使是蝙蝠侠也很难躲过全部子弹,所以我刷地飞了过去,替他挡住一两颗零星的流弹,而他甚至都没费神回头看我一眼,就好像我们本就在并肩战斗一样自然。我们相互背对着,他微微躬着腰捏着飞镖蓄势待发,我则漂浮在地面几厘米的高度

,红披风在夜风中飘扬。

超人和蝙蝠侠的合作完美的像一首合奏曲,我们如此同步,他击倒某个罪犯的同时我也正扯掉某人的枪支,他丢下蝙蝠镖的某刻我正用钢铁之躯阻挡子弹。我清楚的知道,罪犯们眼中的惶恐不是为了刀枪不入的我,而是为了配合默契的我们。我不是布鲁斯的保护者,我是他的同行者。

终于,在烟雾散去后,战斗拉下了尾声,码头上只剩下丢弃的枪支和孤零零的集装箱,那里藏着的数额惊人的毒品不必流入哥谭的地下,它们也不会毁掉一个又一个家庭了。布鲁斯沉默的待在原地向蝙蝠洞发送信号,很快就会有警察来处理这些。在戈登警长多年的努力后,哥谭警局也终于多了一些有正义感的新人,他们会解决后续的问题。

“你果然又来了。”布鲁斯无奈的看着我,他不会再说滚出哥谭这样的话了,随着年岁的增长,布鲁斯行事越发温柔。

“我想你了。”我上前一步,凝视着布鲁斯的面容。

“大都会就没什么可忙的么?”

“你了解的,那里的夜晚可没有哥谭这么热闹。”

他听到这微微笑了一下,整个人的状态变得放松又惬意。

有时候我会忘记布鲁斯是个普通人类,因为岁月对哥谭的骑士格外温柔,仅仅在他偶尔微笑的时候,眼角会有细细的纹路,除此之外,布鲁斯的美丽丝毫未减。

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他,也只有在这时候,我们看起来才像一对深爱的情侣。

我那时候认为,这种幸福像藏在罐子里的糖果,而我是那个偷偷品尝的孩子,总有一天,罐子空了,孩子也长大了。

可我没想到的是,这一天来的很快,让人猝不及防。

当布鲁斯捂着他的侧腹倒下去的那刻,我的思维也凝滞了,我听见他骤然改变的心跳。我毫不犹豫的飞向哥谭,抱住他沾满鲜血的身体,发疯似得冲向蝙蝠洞,我总指望着他们能救回他,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。

这次他们却告诉我,他的身体承受不住伤口的摧折了,他真真切切的老去了,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一颗子弹。

那颗毁掉布鲁斯人生的子弹,也要带走他的生命么?我不愿意相信。

但对布鲁斯来说,或许死亡并不是最糟糕的选择。

他面色苍白,呼吸微弱,我紧紧攥着他的手指,抚摸他因衰老皱起的肌肤。

他的孩子们和朋友们等在这里,等着和披风斗士告别。

我能尝到眼泪的滋味,有点咸涩,模糊了整个视线。

如果可以,我不想带着悲伤告别。

我想告诉他们,我所认识的布鲁斯韦恩是怎样一个坚强的斗士,是怎样一个体贴的爱人和朋友,他不会想见到我们的悲伤。

葬礼上,我又走神了,我忍不住想起同布鲁斯的点点滴滴。他曾告诉我,你得习惯这些,因为你是超人,你不得不面对挚友和爱人的离去,这甚至可能会发生在某个你来不及反应的时刻,某个你睡去的时候,或是任何你无法拯救他们的时候。我知道他的潜台词,别为此怪罪自己,也别一蹶不振。

但我不会,不仅因为我是超人,也因为我是克拉克肯特。

“你守住了他,你一生的誓言。”

在布鲁斯墓前,我放下一束白玫瑰。

回到家里,感觉像过去了一个世纪,我躺在逼仄的小房间里,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照片,那些照片是贴在一起的,那里有阿尔弗雷德,卡拉,罗宾们,还有我们其他的家人,很像一张剪贴画。我和布鲁斯的合影被贴在画面的一角,照片上的他年轻又美丽,穿着笔挺的西装,正对着镜头微笑,而我穿着格子衫,手搭在他的肩上,我们看起来截然不同,可画面却能达到精巧的和谐。这张照片纯属是我突发奇想,想要一张属于我们的全家福,可惜的是,这个大家庭很难凑在一起,所以我把他们的图像收集起来,做成了这张相片。它被用木相框装裱起来,那上面的纹路在多年的的摩挲中看不清花纹。

露易丝曾笑过我俩的合影,画面上的我偷瞧着布鲁斯,而他侧身倾向我,她说我们两个看起来像任何一对坠入爱河的傻瓜情侣,我对此一笑置之。那些事就仿佛昨天才发生,而我咀嚼着过往,活像个怀旧的老人。

我的确也老了,不是在外表,而是在内心。

在我们老去后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合过影了。因为照片里的那些人渐渐离我们远去了,他们有的已经不在世上,有的与我们的理念渐行渐远,那些曾经最亲近的人,成了活在记忆里的伤疤。

我闭上眼睛,沉入了梦乡。

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,太阳投下明黄的暖光,天色湛蓝,漂浮着大团洁白的云朵,干净纯粹如几十年前未污染的天空。

我不在我的房间里,也不在任何我所熟悉的地方。

我躺在公园的长椅上,那些路过的人都用着奇怪的眼光看我。

“嘿,小子,你占了我的地方。”

我看着他身上穿着的衣服,有种很明显的年代感。

“这里是哪?”

“?大都会啊,你是从哪来的。”

我刷的站起身,握住男人的胳膊。

“那今天,是什么日子?”我感觉到了不对劲,又有种隐约的期待和紧张。

“你看上去病的不轻,今天是…”

听着他说完,我呆愣在了原地,如果他所说没错的话,这时候的我们还只是孩子,布鲁斯也还没有成为蝙蝠侠。

我迫不及待想再见到他,哪怕只是见到他鲜活的站在那里就好,即使他并不认识我,也不知道我们或他自己的未来。

布鲁斯如此年轻,我在韦恩大宅的上空漂浮着,他的父亲正带着他在花园中玩耍。我从未有幸见过托马斯韦恩,但从布鲁斯的身上我能看到他父亲的影子,那是位高贵的绅士,对孩子也很有耐心。

布鲁斯跑着,在花丛中,他的笑声浸染着如此明显的快乐,他许久不曾这样笑过。

那男孩没注意到脚下的深坑,他的身影瞬间被黑暗吞没,我差点没控制住自己,想要冲过去抱住他,不过理智牢牢的拉住了我。托马斯借着绳子的帮助滑下了洞穴,我看到他抱起恐惧的男孩,将他紧紧的拢在怀里,低声安慰。

“布鲁斯,没事了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男孩睁开蓝宝石似的眼眸,看见父亲的一瞬间,他变得安心了。

他是那样的爱着,依恋着那个怀抱。

托马斯先生把布鲁斯抱到床上,玛莎夫人坐在床边,修长的手指滑过孩子的黑发。

“你又想起那些蝙蝠?”他父亲问。

男孩点点头。

“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攻击你么?”

“不…”

“因为他们怕你。”

“它们怕我?”他疑惑的回应。

“每种生物都有恐惧,布鲁斯,即使是最可怕的怪物。不要让恐惧把你击倒。”

玛莎亲吻了布鲁斯的额头,她和托马斯对视一眼,脖子上的珍珠项链闪动着润泽的光芒。

“我们为什么跌倒,是为了学会站起来。”

托马斯揉了把孩子的头发,阿尔弗雷德在旁边看着这家人的互动,笑容慈爱。

“现在布鲁斯,该起床了。”

男孩扯过被子,撒娇似的转了个身。

他们一家表现出的那种温暖笼罩了整个庄园,韦恩家族这时候还在幸福之中。

他们并不知道,时间的轮轴正滚滚而来,它会将这个家庭的一切卷入无法摆脱的黑暗和痛苦。命运的诅咒会把蝙蝠刻印在哥谭每个人的心里,更刻印在布鲁斯的灵魂深处。

那些人也不知道,此时此刻有一个人正看着他们,在哥谭市的高空,他孤独的漂浮着,看着人间悲喜。

托马斯韦恩是一位医生,他和他夫人虽然堪称哥谭市最富有的家族,可他们并不热衷于从商,他们身上透着仁慈,温柔,还有油然而生的优雅气派,这种气质很好的遗传给了他们的儿子。

布鲁斯正在四处张望,他和父母要去看一场电影。

他穿着整洁的小西服,头发梳地一丝不苟,我挤在拥挤的车厢中,目睹哥谭的小少爷在灰扑扑的人群中熠熠闪光。

我突然很想和他说话,可是我不敢轻易打破历史。

所以我仅仅记下他的笑脸,在心里冲小布鲁斯挥了挥手。

剧院的外面有条小巷,黑漆漆的,寥无人烟。

我的心也被揪住了。

我突然意识到上天给我开了一个怎样大的玩笑。

我不知道我怎么能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。

他们要看的电影是佐罗。

这个夜晚将会是布鲁斯韦恩童年的终结,他成为蝙蝠侠的开始。

我怎能忍心亲眼看着他失去笑容,看着他落入那个痛苦的轮回。

我了解父母的离去对布鲁斯的伤害有多大,可若是布鲁斯不能成为蝙蝠侠,历史将被重写。他救过的人会死去,他收养的孩子会孤苦无依,哥谭会继续黑暗,还会有更多孩子失去他们的父母。

我忍不住想,若是此时此刻在这里的人是布鲁斯他会做何选择,阻止或不阻止,这是最难的选择题。

但是在那个孩子和他的父母踏出剧院的第一步,我忽然下定了决心。

小布鲁斯牵着父母的手,他有点害怕,微微低垂着头。

一个男人从漆黑的巷子里跑出来,他举着枪的手在打颤。

“我给你钱,别伤害我们。”托马斯把孩子护在身后,他刻意维持着镇定的语气,不想让歹徒发狂。

他把皮夹丢了过去,而穷酸的男人看见了玛莎夫人脖子上美丽的珍珠项链,他就像见到了肉的疯狗,将枪口对准了女人。

“别!”托马斯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声。

在慌乱中,子弹出膛,直直的冲他射过来。

同时刻,我的手拦在了那颗子弹的前面,它却穿过我的掌心,划出长长的灰色痕迹。

噗嗤的微弱响声,血溅出胸膛的声音,玛莎夫人的尖叫,布鲁斯惶恐的啜泣。

那些细微的声音被我的超级听力捕捉,我的身体在子弹穿过的时候,变成了幽灵似的蓝,一层层荡开波纹。

我不能拦住那颗子弹。

我不能阻止。

这是命运的玩笑。

布鲁斯跪倒在地上,大片的腥红从两具躯体中漫开,他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,也或许他是在内心呐喊。但那个孩子,他的痛苦仿佛有了实质,化成了抹不开的黑色,它如同幽灵般狰狞可怖,伤痕累累,抓住了哥谭之子的灵魂。

我站在他身边,他再看不到我,也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了。

除了陪着他,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以外,我竟然没什么能做的。

警车的信号声很快传来,戈登面色担忧,他为布鲁斯披上大衣。

我目送他们离开。

哥谭下起了雨,它们不能打湿我的身体,可我觉得我的心已经湿透了,它再也不能温暖起来。

“布鲁斯,再见了。”

我已经知晓了他未来的轨迹,布鲁斯韦恩将会伴随着那份愤怒,成长为出色的英雄。他会戴上面罩,化身黑暗骑士,将韦恩的身份变成遮掩他内心的面具。

蝙蝠侠会用他的一生阻止那两颗子弹。

然后他会遇见一个克拉克肯特,他们相爱,争吵,和好,互相扶持,最终被死亡分离。

这是他们的世世代代。

却也已经不再是我的故事了。

或许它告诉我的就是这样的道理,我不得不承认我有想过回到过去,救下布鲁斯或是带着他去泡拉撒路之池。

只为了让我的朋友和爱人可以长长久久的活下来。

但我终于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我的灵魂回到了属于我的时代。

这次,我坐在墓碑前,亲吻着冰冷的大理石。

上面刻着,布鲁斯韦恩之墓。

不是蝙蝠侠,因为蝙蝠仍在守护这座城市。

“他们都很好,你也不必担心哥谭。以后,你可以好好休息了。”

那些话被风吹散了。

我低声呢喃着很少说过的情话。

“我爱你,布鲁斯。”

花瓣打着卷,轻柔地抚过他的墓碑。

月光也为光滑的石板面披上一层薄纱。

这片土地很美。

他可以久久凝视着他的故乡。

哥谭终究爱着他的骑士。

(不知道起啥名字胡乱起了一个,总是写偏脑洞的我,唉:-(,每天日常放毒,就这样吧)











代价(春梦梗)

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春梦,感觉OOC了,一辆小破车

作者发出灵魂的拷问,为何看了那么多火辣的车车却写不好一篇,蓝瘦

自割腿肉果然难吃,唉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388646785550430



如果说,有一个人能代表哥谭。

那我想,那个人是布鲁斯韦恩。


抱歉出乎了你们的意料,也许你们都猜测我会说蝙蝠侠,但是不,这个答案太过浅显,并不是我所想告诉你们的一切。

哥谭市是古老,迷人,富有独特魅力的城市。她脉络中的每一条河流,骨肉中的每一寸土地,无不浸透着贵族的优雅气息。可她也包容万物,她变化无常,在夜里她总是露出另一张无情的面孔。那里是繁华之地,梦想之城,用她精心打扮的瑰丽妆容示人,却也是肮脏,污垢,血与火的聚集地。

在哥谭,最显眼的建筑是韦恩大厦,他们这古老的家族也与哥谭的命运捆绑在一起,世世代代,生生不息。

他们富有,仁慈,留给人们数不尽的宝藏,但若论起韦恩家最宝贵的遗产,那一定是布鲁斯韦恩。


请不要嗤笑着,说我不了解这花花公子。事实上,我想没人能懂韦恩。

他是什么样的存在?

头脑空洞夸夸其谈的大少爷?蝙蝠的资助者和假想情人?亦或是为哥谭市政尽职尽责,竭尽全力资助穷人的慈善家?

这都是他,也都不是他。

请容许我冒昧的说一句,布鲁斯韦恩可以是任何人,但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他。


我们的蝙蝠朋友,沉默的守卫者,他尚且认可了布鲁斯。否则以他的挑剔又怎能容忍一个头脑空空的赞助商。还有超人,大都会的光明之子,他也曾对韦恩赞赏有加,这点我可以作证。

连英雄们都看得出来,布鲁斯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富有者,他是哥谭之子,哥谭的明珠。


韦恩的美丽与优雅,傲慢和轻浮都是哥谭的礼物,他可以在娱乐版成为追捧的头条,也可以在时政版成为耀眼的明星。他签下资助孤儿院的合同时,媒体不愿去关注,但他左拥右抱与美女共度良宵时又成了镜头前的宠儿,要我说,这不太公正,这个人身上藏着太多秘密。


他可以是哥谭的两面,美丽瞩目的风流浪子,或是正直固执的政坛新星。

我曾见过他站在台上,提出造福群众的伟大妙想,也曾见过他在街头巷尾,为流浪者提供急需的资助。我见过他微笑,沉思,忧郁,悲痛,那都是为了哥谭,为了这座他归属的城市。

若你们此后能愿意多了解他一分,我也会非常满足,我个人渴望用尽所有的笔墨来赞美布鲁斯韦恩先生,为他的所作所为正名,他是我心中文雅的哥谭骑士,这绝不因为他是我的爱人而偏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您的朋友  克拉克”


——所以,我怎么没看到过这个?这算是情书么?记者先生。

布鲁斯坐在肯特家的沙发上,举着一张纸,他漂亮的蓝眼睛带着笑意。

——一次被拒绝的稿子而已,不实幻想加主观臆断,主编是这么说的。

小镇男孩一边打领带一边悄悄背过身去,脸隐约漫上红色。

——主观臆断是没错,但不实幻想倒不见得。克拉克,看来我得让他们放你一天假,好证明你的名誉。

他缓步走过来,扯掉了肯特刚系好的领结,布鲁斯低沉的声音在记者耳边响起,带着些许暧昧。

他们交换了一个过于缠绵的吻,也许对两个硬汉式的英雄来说,这有点太温柔了,但在他们彼此眼里,又是如此纯粹的幸福。

他们望向对方的眼神,都像是看着属于自己的珍宝。


——致哥谭明珠

——致我的骑士


(不知道我在写啥,可能是深夜睡不着日常吹老爷😂我才没写这羞耻(划掉)的东西嘞)






周而复始【白灰abo】

非典型abo,有怀孕提及仅一句,莫名被墙了,重发,文笔差预警

https://m.weibo.cn/6016260689/4380646178457016

智障脑洞停不下来怎么破,hhh😂
乐高使我快乐(顺便我真的很想看超蝙虐心视频,各位太太拜托了)

【不义超蝙】伤疤

(如有ooc,错都在我,我爱他们两个)


“蝙蝠侠已经死了,被他心心念念的民众杀死了。我能毁得了韦恩,自然也毁得了蝙蝠侠。”

卡尔望向屏幕,那上面是无数个俯瞰众生的眼睛投来的影像。

自从卡尔的统治开始后,人类已经很久没有机会说出他们内心的话了。但仍然有不安分的成员在其中流窜,如今他们没了起义军做后盾,只敢四处散播些反对超人的低语。

而这些流言总是和蝙蝠侠脱不开。

人们不知晓真相,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
所以有些超人的反对者会说。

“看呐,我们谁都不能相信,即使是蝙蝠侠,他甚至做了超人的婊子,我早说他靠不住的。”

他们在交头接耳,在废弃工厂里散发印刷拙劣的标语。

“那些超能者没有好人,他们的拯救都是谎言,是为了奴役我们,只有人类自己才能拯救自己。”

“你说布鲁斯韦恩?那个人类的叛徒,或许他曾经负隅顽抗过,但现在他跪倒在超人的威慑下,奉上了人类,说到底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做,他不过是个该死的花花公子。”

“你们不该这样说,他斗争了,他失败了,但他仍是人类的英雄。”

卡尔听着这一切,看着这一切,神情冷冽。

现在他真真正正是个神了。

片刻之后,他降临在工厂上空,看着他的手下将这些人投入监狱。

人间之神高高漂浮着,他身后鲜红的披风飘动,如血般刺目,遮去整片阳光。


卡尔艾尔决定再次召开一个发布会。

这次就是彻底表明态度的时候。

上次他对全世界宣布蝙蝠侠投诚,所有人都被震惊了,支持他的人欢呼雀跃,而反对者则更加愤懑,这样的混乱持续了很久,他却因为忙着教育卡拉而忽视了这些。

如今反对者的声音又悄悄蔓延开来,他不会再宽容他们了。


首先他得去见蝙蝠侠,混乱的始作俑者。那个人正在为他构建的世界工作着,一刻也无法懈怠。

“布鲁斯。”厚重的靴子踩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,男人没有回答他,甚至在他靠近后也没有任何反应,直到他摁着对方的肩膀,强迫布鲁斯转过身来。

“别忙着这些,我知道你听得见。”

超人拢着他,姿态暧昧,一只手熟练的伸到背后去揉捏对方挺翘的屁股,另一只手则在操作台上摁了几个键。

“监视器关了,布鲁斯,不用害羞,到你表现的时候了。”

布鲁斯面无表情的跪了下去,开始回应神的要求,温暖的口腔为他拙劣的技术加了点分,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毕竟布莱尼亚克的程序里可没有kj这个设定。

他乖顺的含着卡尔的东西,鸦黑的睫毛垂下,从上面的角度看他瞧着还有几分哥谭宝贝的影子。

卡尔不满足于这些,他把韦恩推到操作台上,任凭对方的后背被压出红痕。蝙蝠的大腿下流的缠着他的腰,他很顺利的借着上次的润滑侵入了人类的身体,这副饱经折磨的躯体谈不上多完美,但卡尔却迷恋至极。

卡尔知道此时此刻蝙蝠一定在发怒,可惜他的意识被锁死在布莱尼亚克的科技之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做出违背本心的事情。他尚可感受到痛苦和欢愉,却不能把他们传达出来。

像是囚笼里的困兽,只能绝望而无声的嘶吼。卡尔不愿承认,其实他越来越享受这个。

事实是,在他改造蝙蝠侠的那天,他就已经不在乎布鲁斯韦恩了。

或者更早,在他从那场不可能的梦中醒来的时候,他们之间懵懂的情愫就彻底断了。那时候卡尔想,在布鲁斯的心里,他甚至比不上小丑。

布鲁斯永远不会为他破戒,那么他也不配拥有自己的留情。


布鲁斯低喘着,他已经适应了这些日子的占有,也再不会像第一次那样血流不止,现在他成了为超人量身定做的奴仆。

卡尔低下头去吻他,扯着他湿漉漉的短发,手指深陷进他的肌肤。这本来是惩罚,是羞辱,不过今天卡尔温柔多了,也许是想到即将召开的发布会,他没有用往日那些恶劣的小把戏,只在释放了精华后就放过了布鲁斯。

人类的蓝眼中溢出生理性的泪水,腰部叠着层层指痕,他的锁骨上方还残存着一个小小的伤疤,那是曾经象征着希望的s标志。


结束时,超人近乎温柔的吻了吻布鲁斯的嘴角,他抵着对方的头,对着那双冷冽的眼睛说着。

“你还记得那天么?你输给我的那天。我给了你最后一次机会,让你站在我身边。亲爱的布鲁斯,你说你很抱歉,你没能拯救我,现在你该明白了,需要拯救的可怜人是你自己。”

蝙蝠侠没法回应,也许他一生都无法回应了。


卡尔揉了揉他的发顶,布鲁斯的头发不像他的性格那样强硬,它是柔软的,纵容所有抚摸。

“其实你该感到骄傲的,我曾经爱过你。那时候我还没想好要定下来,有婚姻,有一个孩子,有完美的家。那时候我还只是克拉克,笨拙的,天真的,利用自己的小天赋救救人,而你呢布鲁斯,你只是个人类,但已经守护城市多年,你意志坚定,从不懈怠,我很佩服你。可是我也知道你不会爱我,你一直藏着你的秘密,氪石堡垒和绝杀计划,你不信任我们。”他的目光看起来委屈极了,这位外星人暂时展现了他克拉克的一面,但这软弱稍纵即逝。

“后来我放弃了,露易丝很好,我想我们会很幸福。当我知道我要成为父亲的时候,我觉得我终于能放下你了,我有了自己的生活。可是很快小丑来了,他笑着毁掉了我的一切。你却只是站在那里,指责我杀人。”

布鲁斯听着这番话,他漂亮的眼珠只是眨动了一下,即使他有千万句话想说,他也无从开口。

“事实是你爱小丑的把戏,你享受那个,所以你宁愿背叛我,也不肯杀死他。既然如此,我又何尝不能享受你的痛苦呢。而且和软弱的你不同,我的统治让世界更安全,再也没有孩子会在小巷里失去他的父母。”氪星人在那道s上反复的描摹着,丑陋的疮疤一遍遍被撕裂,流出粘腻的鲜红。

“我的耐心耗尽了。”


几万英尺远的高空下,人类像蚂蚁般涌动,他们焦急的等待着卡尔艾尔的指示,好决定他们接下来的命运。

布莱尼亚克一战后,人类越发恐惧,他们看到了太多强大的力量,更加感到自身的渺小。更何况最近超人已经抓捕了不少反对者,他们说是被投进监狱,最后却都在人世蒸发了。大家开始谨言慎行,生怕被超人的电幕抓到把柄。

过了不知多久,发布会的主角之一终于到场了。蝙蝠侠迈着稳定的步伐走到了台上,他微微躬身,摆出迎接的姿态。超人降临了。

他是从天上缓缓降下的,新制服令他看起来更像一台机器,和他的蝙蝠侠很相配。

卡尔落到台上,所有的士兵都跪下了。

超人没有叫他们起来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扯掉了蝙蝠侠的面具,让那副属于布鲁斯韦恩的漂亮的面孔显露出来。

韦恩身上有诡异的紫色光芒,他顺服的立着,卡尔把他揽到自己旁边。


台下的众人仰头去看,他们两人并肩而立,身姿仍如当年般伟岸,可惜他们已不再是人人崇敬的救世者了。

“你们的这位人类的英雄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脆弱,他归顺于我。至于你们,顽固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。如果有人仍然违背这世界的和平,我将不得不把他们视作叛徒,人类的叛徒。”

会场静的可怕,只有相机的闪光灯啪啪作响,他们敬业的举着长枪短炮记录超人的话语,现在媒体也已经沦为了统治者的喉舌。

“布鲁斯,告诉他们,这是不是你想要的?一个安全,稳定的新世界。”

“是的,卡尔,我很高兴,哥谭焕然一新,你是上天给予人类的恩赐。”

说完他主动侧过脸,亲吻了超人的脸颊。


“接下来我还有一件事要说,我将在本月内与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结婚。希望你们知道,我对人类永远心怀爱意,这才是我们做出一切的初衷。”

他们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亲吻,全球的屏幕都同时播放着这一场景。

他们看上去真的仿佛一对恩爱情侣,但镜头拍不到的地方,布鲁斯的眼神麻木,而卡尔的眼神充满了冰冷的笑意。


超人拥抱着蝙蝠,贴在他耳边低语。

“我只给你一次机会,真正的最后一次,布鲁斯,就在我们的新婚之夜。”

蝙蝠侠眨了眨眼睛。

接着卡尔命令他脱掉了上衣,在全世界面前,一件件的剥落所有属于蝙蝠的外壳,拾出一个完整的布鲁斯韦恩。

在他的身上横亘着巨大的伤疤,那是热视线的杰作,它们组成了卡尔艾尔的名字,缠绕着布鲁斯,仿若沉重的枷锁。


那天以后,在街头的每一张小报上,在路人的每一句耳语里,蝙蝠侠和超人都被绑定了。他们传诉着那个属于人间之神的记号,记录着那个丑陋的伤疤。


而卡尔艾尔永远不会知道了,布鲁斯韦恩其实也曾刻过他的名字,他刻在心上。



又开始玩沙雕小剧场啦,再次被可爱暴击,这次是关于阿福的礼物和小甜饼

乐高太好玩了,忍不住发一下,超蝙的大战真相(并不)
酥皮杯面好可爱(。>∀<。)

陨落

这篇文中间有点肉,但因为lof烦人的发布机制,所以全走了外链。。

本文灵感来源是《Kryptonite》这首歌

文笔不好,新入坑不久如有ooc,请指出,以后会注意

https://m.weibo.cn/6232452875/4370483078719536

正在写一篇不义的文,但还是先补了这篇算是甜文吧